道孚| 新洲| 巴南| 华阴| 左贡| 云霄| 桑日| 宁波| 兴仁| 壶关| 台东| 南雄| 桃江| 策勒| 汝州| 乌拉特后旗| 友好| 罗定| 乌兰| 萧县| 松江| 疏附| 高平| 循化| 泾县| 新兴| 巴中| 卢氏| 和顺| 莒南| 胶南| 曲水| 灵石| 五台| 宣恩| 巩留| 介休| 汨罗| 武陟| 潍坊| 林芝镇| 阿合奇| 江都| 东乌珠穆沁旗| 孟连| 安达| 礼泉| 越西| 鹤岗| 石河子| 二连浩特| 台安| 户县| 德庆| 乌兰察布| 晴隆| 旬阳| 桂林| 康马| 寻乌| 芜湖县| 康乐| 老河口| 阳城| 镇坪| 武隆| 宜州| 商丘| 句容| 五莲| 新密| 宁河| 宁夏| 宁晋| 察雅| 稻城| 隆回| 织金| 井研| 罗江| 瑞金| 资源| 衡南| 元谋| 澄江| 永定| 潞城| 海阳| 德安| 景谷| 揭西| 辽宁| 南岳| 临桂| 奇台| 孟州| 大城| 神农架林区| 古交| 南充| 正定| 威远| 原平| 曾母暗沙| 高雄市| 元坝| 旬阳| 朔州| 吉安市| 双阳| 绵阳| 乌拉特中旗| 德州| 辽中| 琼结| 石龙| 邵武| 拜泉| 阳朔| 龙山| 忠县| 泰宁| 蓬安| 闽侯| 沂南| 扶风| 江陵| 三明| 屯昌| 徽县| 屏边| 白云矿| 毕节| 岚皋| 亚东| 奉新| 临漳| 奇台| 平乐| 磐安| 卓尼| 宜黄| 昌乐| 江苏| 耒阳| 溧阳| 常德| 永定| 沁水| 桂东| 汕头| 金湖| 德格| 龙陵| 资源| 鄂州| 茂名| 武强| 定西|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| 安达| 通海| 思南| 晋江|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| 太仓| 登封| 保山| 鲁甸| 綦江| 汝州| 长阳| 资兴| 林芝县| 凉城| 玉门| 呼兰| 贞丰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平舆| 汉阴| 阜康| 二连浩特| 新宾| 咸阳| 武宁| 柳城| 工布江达| 巴南| 壶关| 武昌| 常山| 四平| 济源| 户县| 大连| 白沙| 祁阳| 江川| 昂昂溪| 东光| 万年| 广元| 平乡| 宜良| 昌邑| 科尔沁右翼前旗| 上饶市| 夏津| 曲阜| 吉首| 定远| 清涧| 道孚| 卢氏| 延长| 图木舒克| 华蓥| 和布克塞尔| 任丘| 绵竹| 且末| 远安| 九台| 固镇| 溧水| 武威| 宾县| 崇左| 岗巴| 广宁| 井冈山| 河南| 勃利| 潜江| 肥东| 淇县| 张湾镇| 巫溪| 香河| 德兴| 海林| 铜山| 台北市| 台北市| 襄汾|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| 田阳| 峨眉山| 浙江| 桦川| 南投| 文水| 同德| 阳山| 青川| 罗城| 呼兰| 桂阳| 横山| 神木| 淅川| 肃宁| 庆云|

血色玫瑰——深红色的爱

时间:2018-11-18 17:19来源: 作者:疯、悲 点击:
一个生命救活另一个生命是多么伟大而浪漫的事情!

一对年轻的恋人在上班的公司附近租了一间便宜的房子。

有一天,女友小茜在上班路上,离公司不远的街边,看到有个男人正蹲着把玫瑰花码放在地上。小茜好奇地走上前去问:“请问,您这些花是要卖吗?”男人停下手,扭过头回答道:“这些花是今天要送的,我们是一家网上花店,客户当天网店下单第二天配送。”“原来是这样子啊!”小茜打量着地上的玫瑰花,又问:“这花多钱啊?”“红色玫瑰十元一支,蓝色的十五一支!”“嗯,还挺便宜的。老板,我想买红色的,明天还能送嘛?”男人一边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边回答:“当然可以了,你现在就扫一下网店的二维码吧。”小茜浏览了一番网店,人气蛮高的,不过小茜觉得很奇怪,他家只卖玫瑰花不卖别的花。小茜没有多问,跟男人道谢后就去上班了。

吃晚饭的时候,小茜高兴的跟男友说:“我今天早上在我们公司附近,遇见一个卖花的,他家是网上预定,挺便宜的,我也买了。”男友开玩笑的说:“那卖花的几句话就能让你掏银子买他的花,肯定是个男的吧,瞧把你给美的!”小茜生气地看着男友,“俩认识这么久了,你从来都没送花给我,我自己买又不你的钱,干嘛冷嘲热讽的!”“好了好了,你别生气啊,我就开个玩笑……以后我保证一定买花送你,不光买花,你只要喜欢什么,想要什么我就买给你!”男友在小茜面前打着保票,小茜知道男友说这些是哄着她的,但为了顾全面子还是说了句:“哼,这还差不多!”

这次,是男友为茜支付了订单。果然,玫瑰花在第二天上午就送到了。送花的依旧是那个男的,小茜问:“原来送花的还是您啊?”男的憨笑地回答:“是啊,店长跟配送员都是我一人。”小茜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,憨憨的样子倒是很可爱,不由得笑了。男的问道:“你笑什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“哦,不。这花挺好的,谢谢您给我送花,真是辛苦啦!”说完男的又憨笑起来摸摸头,“没什么,这是我应该干的,你别客气。对了,我得走了还有其他客户等着我给他们送花去呢,祝你下次订花愉快!”“好嘞,谢谢您,再见!”小茜跟中年男人道别后美滋滋地捧着玫瑰回到办公室。

几天后,小茜早上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就发现前两天买的玫瑰突然枯萎了。小茜心中充满疑惑:“奇怪,昨天花还好好的,怎么今早就成这样了?”这时,小茜忽然想起那天她加了那个花店老板的微信,可以问问他。于是小茜给对方发了条微信,问:“老板你好,我前两天在您的网店买的红色玫瑰,刚买的时候还好好的,可是今早我来办公室后发现花突然枯萎了。向您请教一下这是什么原因呢?谢谢!”小茜询问后,没过多久那个花店老板便回复道:“是这样的,由于你买的玫瑰品种很特殊,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来养护。但是这种方法是我家祖传的一般不外传!”“啊?老板,怎么会这样,谢谢您能告诉我吗”小茜恳求花店老板。花店老板速速回复:“哈哈,我向你推荐店里其他品种的玫瑰吧,价格便宜而且比你买的这种好养!”“老板,这订单是我男朋友给我付的钱,我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啊!求求你告诉我吧!”小茜再次求着花店老板,可是这次对方过了许久都未回复。小茜很诧异,问了句:“老板,你在吗?”花店老板在这时终于回了话,“看来你还执着的,虽说我家祖传的养花方法从不轻易外传,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你特别爱你的男朋友,你是一个好姑娘,冲这点我干脆就把这个方法告诉你吧,但是只能你一人知道千万别告诉其他人。” 小茜看到花店老板的这番话后兴高采烈地很痛苦地回复道:“嗯,好的,我一定保密,太谢谢您了!”

随后,花店老板在微信上给小茜发了一段视频,告诉她:“你按照这个视频里教的方法去做就行,切记一定要照着每一步去做不能有差错,有什么问题你再问我!”小茜答应了。她打开视频观看了头几分钟,越发觉得不对劲。一是,视频里的人明明在讲话就是听不见说什么,小茜把声音调到最大,都无法听见这个人的声音,并且视频没有字幕。二是,视频画面虽说有些模糊,但是里面的人好像在哪见过,就是想不起来是谁。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画面忽然布满红色,犹如鲜血般的液体从上往下像瀑布似的流动着,小茜感觉到瀑布后边仿佛有一双眼睛怔怔的盯着她,诡异的可怕。小茜懵了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画面中的红色一下子消失了,紧接着视频中出现的是一只手举着一支枯萎的红色玫瑰,那只手一点点朝小茜这边靠近。随后,视频中传出男人一阵凄凉的笑声,小茜听的心惊胆颤,迅速把视频声音调小。等小茜将注意力回到画面的时候,小茜忽然恐惧的大叫一声,失手把手机掉在了地上。小茜吓得没有再敢去拿手机,蜷坐在桌子的一个角落。此时,视频中正播放着一个情景:一个人被红布条蒙着眼睛,令人发指的是,这个人用刀胡乱砍着自己,却表现的很兴奋的样子。鲜血瞬间充斥着整个画面,几秒后画面又清晰起来。一滩殷红的血中躺着个全身几乎血肉模糊的男人,右手还紧紧攥着一支娇艳的红玫瑰,这个男人正是小茜的男朋友。视频就此结束了,感觉一切都变得很安静。

不知怎得,小茜躺在自己住处的地上睡着了,醒来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方才做了一个怪异的梦。小茜晕晕乎乎地起身后在桌子的一角发现手机后捡了起来,小茜查看着微信,正好看到花店老板的留言:“我发给你的视频看了吗,有照着做吗?”小茜突然想起花店老板之前发给她的一段关于养护玫瑰花的视频,于是她马上翻出视频,正要点播放的刹那,花店老板却发微信说:“你肯定没看吧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一个生命救活另一个生命是多么伟大而浪漫的事情。”“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,说清楚点!”“哈哈,你想知道答案,就从那段视频里找吧,再见啦!”“视频?”小茜记得自己看过视频的前半段,感觉挺吓人的就没继续看。小茜这时也不顾内心的恐惧了。时间倒带,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情景:一个人被红布蒙住双眼,疯狂地用刀砍着自己……视频放到最后,真相大白。小茜简直快要疯了,瘫软地坐在地上痛哭,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。她终于明白花店老板的那句话:一个生命救活另一个生命是多么伟大而浪漫的事情。

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,看不到几颗星星。朦胧的月光下,男的对女的示爱,他们窃窃私语着。“好美的玫瑰花!”“嗯,这是我送给你的,它是我用特殊方法栽培的!”“什么特殊方法啊?”“呵呵,用我的自己的血……”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精品图书在线阅读

发现小说:中国文学理论的终结者

作者:阎连科

《发现小说》见证了阎连科自己的文学观,但同时又超出他个人文学观的阐释,重新界定了现实主义的内涵、边界和层次,也…

发布者资料
疯、悲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8-11-18 12:07 最后登录:2018-11-18 15:08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  • 新聊斋传奇20厉鬼

    新聊斋传奇 20 厉鬼 1973年暑假,榆翁高中毕业回到大队小学教书,正赶上陕坝上演朝鲜...

  • 白话聊斋:巩仙

    有个姓巩的道士,没有名字,也不知什么地方人。他曾经求见鲁王,看门的人不往里通报。有...

  • 白话聊:何仙

    所焦急的根本不是大家的文章,一切都交给六七个幕友。有花钱粮买来的临生,还有一个按...

  • 走夜路

      快到那棵歪脖子树下时,我有意放慢了脚步,等身后的钱有跟上来。不想钱有尚未到我...

  • 新聊斋之二黑心

    周至周某,少时师从终南山老道学艺。老道悉心传授,倾囊教之,周某亦虚心好学,得其衣...

  • 新聊斋之奇庄

    潼关李生,自幼即爱诵读百家书,既长,甚慕徐霞客之风,酷喜旅游,且每游必僻山险水人...

热点内容